《傳承百年 堅持一甲子 陳敏生、陳少斌父子》
發表日:2019-07-06     瀏覽量:1872
文章來源:楊宗德/金木杉整理

台灣的賽鴿運動自日治時期至今由來已久。最早先日本在台時期,因作戰需求,於日本陸軍中野通訊營自歐洲引進兩千四百多羽鴿種,經由挑選、淘汰後最後留下二十羽後自成一系,成為日本軍方通訊鴿的基石。

 

二戰時期,日本軍方對於作戰的始終保持著「使命必達、達成任務」的武士道精神,此態度也延續至種鴿的訓練上。因此在日本軍鴿的特色上亦有軍魂,不但歸巢性強,並在惡劣天候中都需要有「誓死達成任務」的必勝精神。在此時間,位在台灣南端屏東的陳敏生醫師,也在因緣巧合之下開始接觸了日本信鴿血系。

 

台灣早期養鴿的風氣源於新竹、台南、屏東等地區,鴿系的引進自然也從這些地方開始萌芽。新竹有大江(奧斯曼)和吉川鴿系,代表人物有陳順良、鄭鑑先生;台南則有許煥堂、黃文長、施有政和曾人卿先生等;屏東、林邊地區則有日本醫學博士並河靖西翁(陳敏生老師)、小松等,代表人物有陳敏生醫師與羅萬成醫師。

 

▲陳敏生醫師與全台第一台哈雷機車

 

早年羅萬成先生至日本拜訪日本的西翁系統俱樂部,主要的會員有並河靖博士、岩田孝七、鈴木、遠藤等等,並贈送數羽西翁鴿。 關於金子西翁並非日本人,他是台南龍田人當時與羅萬成一起赴日本學習牙醫,本名劉昌善日文名字金子賀爵,回台後志同道合也飼養許多西翁鴿子。

 

陳敏生醫師,早年留學日本帝國大學是當時台灣社會的菁英,並於屏東機場旁服務診療。因工作地緣關係,與日本軍方擁有十分良好的互動關係並取得相關鴿源。屏東機場日本少將指揮官亦常請飛行員於南方菲律賓、南沙等地放回,所以其保留的鴿系後來皆交予陳敏生醫師。

 

▲圖為陳敏生(陳少斌父親)的並河靖西翁鴿

 

基於信鴿的愛好,於民國31年至36年間,與同是留日牙醫師的羅萬成互相交流進口鴿,並讓渡鴿於陳敏生醫師。陳敏生是一位血統論者,他慎重選擇適合的血系及優良系統的鴿種,對於系統遺傳非常注重。挑選條件如同身為醫師訓練般的嚴謹,偏好惡劣天氣歸巢類型的鴿子,越是大暴風雨型態氣候更為喜愛。所以能在陳敏生鴿舍存留,通常都是以此型態為多數。以小松系為例,非全眼者不留,有陰影者遺傳再好也會被淘汰掉。

 

 

小久保龜吉是小松系的創系人,是日本東京好鳩會的創始者之一,因喜歡松樹因而其鴿系亦稱「小松」。小久保因與日本軍方介入鳩會因而意見不合退出鳩會,精選留下十四羽種鴿,緣分之下,讓渡給同好陳敏生醫師。並把鴿鐘也一併贈與以表示再也不參與相關事務的決心,小久保從此結束養鴿生涯。陳敏生先生於52歲仙逝之後傳承其五子陳少斌先生。

 

當時雅痞的賽鴿運動,也影響了陳敏生醫師的公子陳少斌先生。陳少斌先生因受父親影響,愛鴿執著與熱情更勝於藍,從父親陳敏生傳承下來的種鴿並無買賣交易,且不加入其他外來血系,故保留了非常珍貴的西翁、小松、賜大臣(四大)、懶爛等四大血系,廣為鴿友所熟知。

 

▲原文血統書

 

分析這四大血系的特性:「西翁系與小松系」,較有日本軍鴿的特性,以全方位綜合性為主;「賜大臣系(四大) 系」由昭和11年與13年的600公里全日本農林大臣盃比賽冠軍鴿配對而成,飛行較為快速是此系的特性,該比賽至今仍在日本進行(現今距離改為700公里);而南部鴿友口中念念不忘的「懶爛系」,為惡劣天候為強項,並擁有令人稱羨的鴿眼。這四大血系也可以說是台灣老鴿系極其珍貴的「基因資料庫」。

 

台灣老鴿系從陳敏生醫師傳承至陳少斌先生,這一路上的養鴿熱情與血系保留,擁有許多熱情奔放的浪漫情節與故事,細細數來點滴在心頭,現今陳少斌先生的種鴿亦說是台灣賽鴿歷史的見證者也不為過。

 

《論語.為政》:子曰:『溫故而知新,可以為師矣。』,溫習舊的由來與歷史,能得到另一個全新的理解和體會。參與其中鴿界歷史中的你我都是台灣賽鴿文化的一份子,故老鴿系的傳承與由來不可不知也!

回上一頁